• 首頁 ? 綜藝 ? 內地綜藝 ? 變形計之成長之路在線點播迅雷下載
  • 變形計之成長之路
    變形計之成長之路
    主演:
    類型:真人秀,國產綜藝,大陸綜藝
    相關搜索:變形計夢想巔峰 - 青春變形計 - 變形計最新一期主人公 - 變形計書評 - 變形記全文閱讀 - 變形計之成長之路網盤資源 - 變形計之成長之路資源 - 變形計的作者介紹 -
    導演:
    地區:中國大陸
    年份:2017
    語言:漢語普通話
    備注:
    • 高速云播放
    • 高速云M3U8

    《變形計之成長之路》是第十四季內容之外的獨家衍生內容,稟承湖南衛視《變形計》“換位思考”這一理念,而且更推至極致,在節目中,你不僅要站在對方立場去設想和理解對方,你還要去過對方的生活,真正體驗對方世界的大小風云,品察對方思想最微妙的情緒觸動。

    卡夫卡與《變形記》作者:未知我用了兩個晚上完整的看完了卡夫卡所寫的《變形記》,我怕再晚點看完真的會瘋掉的。故事寫的有點太過分了。開始還不怎么覺得,只是在看完一半的故事后,一覺醒來真的感到空前的恐怖。不行,得馬上看完。但白天卻無法專心的看下去了。只好在下一個晚上再與卡夫卡和薩姆沙相會了。這下好了。終于看完了,心里的石頭才稍稍落地?!耙惶煸绯?,格里高爾。薩姆沙從不安的睡夢中醒來,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變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蟲?!保ㄟx自北京燕山出版社中篇小說集《變形記》中第86頁)這便是故事的開篇,我本以為是科幻小說,誰知道不是??ǚ蚩ㄓ靡环N介呼于身臨其境的獨白,平靜的表敘著這個極盡荒誕的故事。但在他的筆下,不會有荒誕,有的只是真實,讓人感覺恐慌的真實。一種新的寫法的誕生,讓后世不少人為之驚詫,“原來文學也可以這么寫!”。又一位大師就這樣橫空出世了。記得美國作家奧登說過:就作家與其處的時代的關系而論,當代能與但丁、莎士比亞和歌德相提并論的第一人是卡夫卡。有人曾經說過,真正接近完美的文章是作者的自己所寫的自身的傳記和內心的獨白。因為真實才能感動。如盧梭的《懺悔錄》和歌德的《少年維特之煩惱》都應該算是上面的兩類。這樣的文字的真情實感,完全將作者一顆滾燙熱情的心躍然于紙上。無情的對自己的剖析,赤裸的不計后果的灑揮。讀這樣的文章,如同跳脫浩瀚的喧囂浮世與神靈的代表在用心語溝通??ǚ蚩☉撘苍谄渲?。據說要不是他的好友布洛德將他的手稿勸誘收藏,可能整個世界都會與之擦肩而過。他一直固執的認為寫作是自己的發泄,是“我的人生弱點的見證材料”(選自《卡夫卡談話錄》)。事實也的確如此。正是由于卡夫卡對現實的真實細膩的體會,加之孤獨感和恐懼感的燃燒,使得文字有如此的象征力?!案窭锔郀柕难劬又殖翱谕?,天空很陰暗——可以聽到雨打點打在窗檻上的聲音——他的心情也變的很憂郁了?!薄斑@時候天更亮了,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街對面一幢長得沒有盡頭的深灰色的建筑——這是一所醫院——上面惹眼地開著一排排呆板的窗子;雨還在下,不過已成為一滴滴看得清的大顆粒了?!保ㄒ陨暇澾x自《變形記》)。上面的兩段都是對窗外景物的描寫,卡夫卡在輕易之間便把氣氛渲染的如此濃重。為主旋律的敘述又增加的完整的節拍。仿佛各個方面的特征都是為了主題的烘托,而主題又毫無痕跡的呈現出各個方面的特征。這種完美統一的連貫,使得文章讓人覺得如此的酣暢淋漓,故事好象就在自己的身邊發生,讓人欲罷不能。在記錄卡夫卡言行的《卡夫卡談話錄》中,作者雅諾施曾經和卡夫卡探討過這樣一個關于《變形記》問題。雅諾施問:小說(指《變形記》)的主人公叫薩姆沙,這聽起來像隱喻卡夫卡,兩個名字都有五個字母薩姆沙中的S的位置與卡夫卡中的K的位置相同,字母A的位置也一樣(注:薩姆沙德文Samsa,卡夫卡德文為Kafka)。而卡夫卡卻申解道:并不是暗記。薩姆沙不完全是卡夫卡?!蹲冃斡洝凡恢皇亲园?,雖然它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種披露。事實真的像卡夫卡所說么?我大膽的認為不完全是,這很可能是卡夫卡對自己的現狀的控訴和吶喊。對于一個把文學當做研究生活、思考人生的表白手段的人,文字必然會從他的心底發出。要了解這些我們應當能了解《變形記》是在什么環境下完成的??ǚ蚩ㄉ讵q太人的家庭,在卡夫卡下面還有三個妹妹。本來是對文學和藝術很是熱忠的他,卻不得不依照父親的想法去學習法律。很多時候父母的教育給卡夫卡帶來很大的心理壓力,使得卡夫卡覺得“虛弱、缺乏自信心、負罪感”(選自《卡夫卡日記》)。父母的觀點有很多都與卡夫卡是相背?!蹲冃斡洝肥窃?912年十一月到十二月之間寫成的,當時的卡夫卡已經29歲了。他父母的觀點很像中國式的“中庸之道”,希望卡夫卡“結婚、建立一個家庭,接受來到世上的所有孩子,在這個不保險的世界上撫養他們,甚至帶領他們走一陣,夫妻雙方互相忠誠、互相幫助、生兒育女恰如其分……”(選自《卡夫卡日記》)。但這對于卡夫卡來說,太難了。也許每個優秀的作家的個性都有違反常規的某個方面,卡夫卡認為像上面那樣的生活是不可思議的。一方面父母希望卡夫卡早日成家,而另一方面卻限制他的交友(限制卡夫卡結交一些文學上的朋友,從《卡夫卡日記》中可以看到)。為了讓卡夫卡早日成家,父母又多方讓女人與之接觸??ǚ蚩榱藗€緩解這種緊張壓力,在這些女人中隨便挑選了一個叫菲莉斯的。他喜歡菲莉斯么?我想應該是不喜歡的。這從他三次訂婚后又三次解除婚約應該能看出來(這是我的推測)。在家里的落寞與積壓,和父母的爭執,使得卡夫卡變的如此的孤立(當然這都是卡夫卡自己的心理認知),他(卡夫卡)在日記中這樣寫道:現在,我在自己家里,在那些最親近的,最充滿愛撫的人們中間,比一個陌生人還要陌生。難道《變形記》不是卡夫卡在家中的真實的處境么?是一種卡夫卡發變形,心靈的變形。但這種變形何嘗不是在我們每個人的身上呢。正如上面所說的,《變形記》很像是卡夫卡對自己現實的傳記和內心的獨白。是披露的傳記,還是完完全全的內心的獨白,真的已經不是太重要了,重要的是他能帶給我們一種全新的視覺思維感受。在近乎極至的想象與天馬行空的真實?!翱墒歉窭锔郀柌耪f頭幾個字,秘書主任就已經在踉蹌倒退,只是張著嘴唇,側過顫抖的肩膀直勾勾地瞪著他。格里高爾說話時,他片刻也沒有站定,卻偷偷地向門口踅去,眼睛始終盯緊了格里高爾,只是每次只移動一寸,仿佛存在某項不準離開房間的禁令一般,好不容易退入了前廳,他最后一步跨出起坐室時動作好猛,真像是他的腳跟剛給火燒著了。他一到前廳就伸出右手向樓梯跑去,好似那邊有什么神秘的救星在等他?!薄八貏e喜歡倒掛在天花板上,這比躺在地板上強多了,呼吸起來也輕松多了,而且身體也可以輕輕地晃來晃去;倒懸的滋味使他樂爾忘形,他忘乎所以地松了腿,直挺挺地掉在地板上?!薄八蛔晕易l責和憂慮折磨著,就在墻壁、家具和天花板上到處亂爬起來,最后,在絕望中,他覺得整個房間竟在他四周旋轉,就掉了下來,跌落在大桌子子的正中央?!薄帮@然,最近他太熱衷于爬天花板這一新的消遣,對家里別的房間里的情形就不像以前那樣感興趣了。他真的應該預想到某中新的變化才行?!保ㄒ陨暇澾x自《變形記》)第一段是格里高爾變成甲蟲后,用盡全力打開門。他的身體(格里高爾甲蟲的身體)第一次呈現在秘書面前,秘書的反應情況。這就卡夫卡的機智,他沒有寫一個情態動詞,如恐怖、驚慌、害怕、緊張等等。他只是通過近似于電影拍攝的手法,抓拍了秘書的每個細節,比如眼神、動作,加之幾個恰當的比喻。卻將這極盡精彩的、另人窒息的場景完美的再現。如同陳年的美酒,要通過自己的品嘗才有味道。后面的三段,都是寫格里高爾在適應爬行(甲蟲的爬行)這種行動方式。三段描寫各有特色,加上恰當的心理描寫,將一個由人變化的甲蟲爬行經歷,由不會到會的喜悅,逐步的完整。還是描寫,樸實的描寫。在寫格里高爾爬行時,他(卡夫卡)并沒有攜帶自己的感性色彩,只是描寫。仿佛在平靜的描寫一個人行走的過程,只是這個人現在變成了一個甲蟲??ǚ蚩ň褪沁@樣,在開始的不可思議后,卻極近的細膩、平實。他的極端使人亢奮,如同一把鋒利的寶劍,一步步的刺進人的胸膛,并且在胸膛中安靜的攪拌著。虛幻和現實之間仿佛已經不存在什么隔閡,只要一伸腳,就可以由天堂直接跳到地獄,不需要任何過度。正如余華所說:偉大的作家的內心沒有任何邊界,或者說沒有生死之間之隔,也沒有美丑和善惡之分,一切事物都以平等的方式相處。真正的寫者是用心來觀看世界的,并用心來消化世界的,還要用心來表達世界。什么是作家?社會上沒有專門培養作家的機構。作家的本質只是世界恰好將其置身于觀察者的角色,使得不自覺的開始記錄起身邊的一切。但這種記錄不是平白的,而是經過的過濾、洗滌的,將善、惡、生、死或一切的一切按照人的標準再次培養、再次刷新。在這之中,卡夫卡應該算是高手中的高手。就其《變行記》而言,就不太可能一次將其讀完,更別奢望要讀懂了。有人說卡夫卡的文章不只有一個結尾,也許是沒有結尾。最后引用卡夫卡的一句話:——“在巴爾扎克的手杖柄上寫著:我在粉碎一切障礙。在我的手杖柄上寫著:一切障礙都在粉碎我?!保ㄎ仪靶┤兆佑龅揭晃挥彤嫾?,他對我說:畫家最大的悲哀就是拿著自己的畫給別人講,講畫的內容、畫的欲念、畫的意境。有些東西是要自己有心靈過濾的。由此我想到我寫的上面的文章。也許這只是我心中的卡夫卡的《變形記》,或者說也許這只是我的一相情愿。還是自己用手和腦再一次翻開《變形記》吧??赡苓€有沒有讀到的地方。)



    av无码中文字幕不卡一二三区
  •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